第四章 吞噬

蓝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团诡异的烟云,笼罩在连绵起伏的重山峻岭之中,那里原本是一个废弃的矿区,此刻死亡笼罩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突然间,一只迷路的飞鸟,一头扎进了那片烟云缭绕的所在,那个可怜的生灵立刻被一蓬浓密的云团所缠绕包裹,那些烟雾仿佛活的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围拢过来,将那只闯入的小鸟纠缠束缚住。

    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一丝声息,当烟云重新散开,当一切再次恢复平静,那个地方已经空空如也,那只小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消失的并不仅仅只有动物,那片被这奇怪无比的烟云所笼罩的所在,地面上所拥有的一切植物都已经看不到了,这里光秃秃的一片荒凉,甚至远远超过那茫茫无际的荒漠。

    事实上,这里甚至连地面都显得异常平坦,那些砂石泥土,同样仿彿正在渐渐销蚀一般,只不过和拥有生命的东西比起来,它们消失的速度要缓慢得多。

    在这片显得极为诡异的烟云上空,正静静地飘浮着两个人,那些烟云仿佛知道这两个人的厉害一般,丝毫不敢靠近他们,甚至当这两个人飘落下来查看情况的时候,这些烟云甚至仿佛害怕似的退缩了回去。

    “你能够肯定,这和你当初在那座祭坛底下看到的东西一模一样?”克丽丝问道,她信手飞出一道亮丽的闪电,闪电疾射入那团云雾之中。

    克丽丝看着那道闪电被团团浓云所交缠包裹,看着那道闪电没有进入多远,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确信,这应该是当初被我和梅龙大主祭联手消灭,那古代魔法帝国皇帝陛下的化身。”

    恩莱科语气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显然他非常清楚,事态有多么糟糕。

    “显然,你的工作做的并不踏实,你没有将这东西彻底消灭,因此留下了如此麻烦的祸根,你倒是说说,应该如何将这些东西彻底消灭?”克丽丝瞟了恩莱科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的‘混沌晶壁’倒是能够令这些云雾消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东西同样也是一种魔法能量,只要是魔法能量,我就能够用‘混沌晶壁’吸收。

    “不过我非常担心,这些东西一旦觉得受到了攻击,将会膨胀并且飞散,只要有一丝一毫飘散去,以这个东西吞噬万物的特性,恐怕整个世界都将因此而毁灭。”恩莱科皱紧了眉头说道。

    “当初你们不是曾经消灭它一次吗?再同样来上一次不就行了?”克丽丝不以为然地说道。

    “恐怕这未必能够做得到,当初我之所以能够将其毁灭,完全是因为梅龙大主祭用他的生命为代价,召唤来强大无比的神圣力量,将这东西完全冻结住,我才有机会击中它的生命印记。

    “而此刻,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能够召唤出如此强大神圣力量的人,梅龙大主祭平生只收了一个弟子,他没有再留下任何传人。”恩莱科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

    “你所说的,就是那个被我抓起来关在异空间里面的家伙?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将他放出来问问。”

    克丽丝淡然地说道,突然间她仿佛想到了一些什么似的,猛然间叫了起来:“对了,还有更加简单的办法,五百年前封印这个东西的,不正是维克多吗?只要回一趟你的家乡,想必维克多应该有办法。”

    这位索菲恩王国长公主殿下,是个说到立刻要去做的人物,只见她一声尖叫,便将“大地战车”召唤了出来。

    当两个人消失之后,那团巨大的浓云仿彿已经知道,即将会有难以对抗的敌人到来一般,猛烈翻腾起来。

    远远看去,就仿佛是一口大锅正沸腾着,不停地往外冒着蒸气。

    突然间,随着一声极为轻细的“波”的声响,只见那团浓云爆裂开来,一团厚密的云团被吐了出来,那团云团随着风轻轻朝远方飘去。

    还没有等到那团云团飘远,浓云之中又鼓起了一个巨大的气泡,当气泡达到最大的程度,又是“波”的一声,吐出一团云团。

    那原本就在不停翻腾着的云团,此刻就仿彿沸腾的浆液一般翻滚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云团,随着一连串的轻响飘到了空中,这些随着风缓缓而行的云团,此刻看上去是如此诡异和可怕。

    这些离开了主体的云团显然不太愿意受到控制,有些云团飘浮在空中,便互相靠近吞噬起来,而另一些云团则笔直朝着地面降落下去,平铺在大地之上,开始了它们的吞噬和融合。

    每当这个时候,那巨大的翻腾着的浓云,便立刻疾射出一道细长、仿彿是箭矢一般的烟缕。

    那些不受控制的云团,只要一日一被这如同箭失一般的烟缕所命中,便立刻会被拖回到那团巨大的浓云旁边。

    不过仍旧有一些云团好像受到着操纵和控制一般,朝着远处的目标飘去,它们的目标正是那些巨大的城市。

    秋季,卡敖奇的原野之上一片金黄颜色,瑟瑟的寒风吹拂着大地。虽然此刻还不是最为寒冷的冬季,不过以往大多数卡敖奇人已经绝足于山岭。

    但是此刻,在这片荒野和山岭之间却聚集着很多帐篷,这些简陋的帐篷显然根本无法和蒙提塔人那厚实而又坚固的帐篷相比拟。

    毕竟卡敖奇人从来都不是喜欢荒野和郊外的人,他们更喜欢城市,更喜欢繁华的街道和灯红酒绿的生活。

    而此刻,他们只是不得已才住在荒野之中,是死亡的阴影,将他们从家园之中驱赶了出来。

    和此刻的蒙提塔草原差不多,在这片聚集在一起的帐篷四周,忙碌着的同样是女人和小孩,只不过卡敖奇人显然要车运得多,毕竟女人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受到征召,同样未成年人也得以幸免。

    不过尽管如此,丈夫、父亲、孩子离开自己的身边,卡敖奇人往日对于生活的热情已经冷却了很多,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显得异常冷落。

    女人们已经无心交际,往日最好打发时间的闲聊,现在已经根本看不到,她们整天为生活都奔忙不过来,更别提交际和娱乐了。

    唯一能够令这里显得热闹起来的,就只有每天的晚餐时间,因为那同样也是驿站信使到达的时候。

    等待家书,成为了每一个女人唯一能够期盼的事情,而现在她们只要能够听到信使喊到自己的名字,便立刻会高兴异常,因为那就意味着自己的亲人仍旧活着。

    而那些已经几天没有收到一封信的女人,黯然和绝望的神情,肯定会出现在她们的脸上,不过她们仍旧会每天到这里来,因为驿站信使已经是她们唯一的希望。

    和往常一样,在那座简陋的乡村驿站附近,无数女人将那里围拢得水泄不通,她们之中的大部分神情委顿,甚王还有些人蓬头垢面,看上去异常凄惨。

    而那位驿站信使,则站立在高高的台子上面,他的身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邮包,从邮包里面拿出一封信,并且高声叫嚷着收信人的名字,便是他此刻的工作。

    正当那个信使拿着一封书信要念出收信人名字,而底下的女人们全都扬起头,伸长了脖子,想要尽可能地听清楚那个信使所念的姓名的时候,突然问,那个信使呆了一下,只见他微微扬起头,愣愣地看着天空。

    这异常的举动,引起了每一个人的诧异,几乎所有人都转过头来,望着天空。

    只见天空中,在那夕阳映照的火红云霞之中,几十团黑色的云团,正朝着这里飘来。

    这些黑色的云团显得有些诡异,因为它们飘行的方向,和天空之中的其他云团有些下同。

    突然间,一声尖叫声从那些女人群里面响起。

    自从空中战舰出现在天空之中,自从那些巨大的繁华的城市接二连三地被这些飘浮在空中的战舰彻底毁灭,自从无尽的死亡直接从天空之中降落下来,几乎每一个卡敖奇人,对于那些不曾看到过的、飘浮在空中的东西,全都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一瞬间尖叫声响成一片,只见那些女人们纷纷四散奔逃,就连那个信使也感觉到大事不妙,他扔下邮包飞快地奔向马棚。

    突然间,天空之中的那几堆云团之中的一朵,仿佛找寻到了目标一般,缓缓地降落下来。

    它的速度看上去一点都不快,但是却远远超过那些柔弱女子奔跑的速度。

    那朵云团快要降落到地面,离地只有五六米高的时候,猛然问向四下展开,它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缓缓飘落到地上。

    被这张巨网所笼罩住的一切立刻变得毫无声息,再也没有慌乱的奔跑,再也没有歇斯底里的惊声尖叫,有的只是死亡一般的沉寂。

    更多的云团飘落到地上,地面立刻铺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烟云,远远看去就仿彿一块巨大的地毯,罩在了广阔无比的原野之上。

    这层灰蒙蒙的烟云还在不停地往四周伸延扩展,就仿佛是无数道黑色的触手,正不停地伸向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帐篷。

    也许是吞噬了太多生命,那团烟云猛然间膨胀起来,那滚滚的浓云甚至超过了那覆盖矿井四周山区的本体。

    同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也发生在其他地方,这些浓密而又诡异的云团,降落得到处都是。

    只要有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无论是城市还是乡间,无论聚集在那里的是军人还是平民,那诡异的云团都会飘落下去。

    卡敖奇东部,到处是一团团翻卷着滚动着的黑色烟云,这些烟云仿佛是通往那地狱深渊的缺口,又仿佛是妖魔藏身的所知。

    面对这些不祥的黑色浓云,任何力量,无论是强大的兵团,能力高超的魔法师,还是虔诚的神职人员都没有任何对策,只要被这种不祥的云团化作的巨网所笼罩,没有一个人能够逃离生天。

    死亡和毁灭损失在卡敖奇土地上蔓延开来,那能够吞噬一切的怪物,甚至越过了巨大的山脉,不仅仅卡敖奇人遭受到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进入卡敖奇王国领地的蒙提塔人同样没有幸免,纷纷遇难。

    这些拥有生命的黑色云团,显然并不在意它所吞噬的到底是卡敖奇人,还是蒙提塔草原的子民,对于它来说,只要是生命就是最有营养的食物,此刻的它,已经不再惧怕迅速成长壮大的身体不受意识的控制。

    那个笼罩在矿山之上的黑色浓云,此刻就等待着身体进一步充实和壮大,吞噬生命体产生的躯体,显然能够听从它的任意支配,也许这是因为,它所吞噬的并不仅仅只是**,还有那些可怜人的灵魂。

    这个新的巨大的发现,令这个新生的怪物更加跃跃欲试起来,它就等着身体强大到足以吞噬那聚集在地脉之中的庞大能量,那些能量将令它变得无可战胜。

    在万里迢迢之外的索菲恩,在恩莱科的那个不起眼的故乡,在那座永远敞开着的普通两层楼的屋子里面,恩莱科正等待着他的那个一直不知道真正强弱的老师,给予他此刻最需要的指点。

    不过,此刻他越来越怀疑,眼前这个佣懒的家伙,是否真的像克丽丝所说的那样辉煌,他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否真的是古代魔法帝国的皇帝。

    看着眼前这个懒散地坐在地上、睡眼朦胧的家伙,恩莱科便感到无可奈何。

    他突然问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身为这个家伙的弟子,在他的门下无所事事的日子。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不良中年人才用一副佣懒的样子,缓缓说道:“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什么忙,当初我确实曾经将它封印起来,不过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它已经身受重伤,是‘风之号角’的力量,令它的灵魂印记遭到了重创,而另一个人又做了和梅龙同样的事情,召唤来了强大的神圣力量将那个家伙紧紧锁住。

    “不过现在,那个家伙恐怕已经不再惧怕‘风之号角’,我相信它肯定已经想到了对付‘风之号角’的办法,那个家伙可绝对不简单,他曾经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

    说到这里,维克多的神情稍稍变得凝重起来。

    “同样,如果你还想用‘暗黑龙枪’对付那个家伙的话,恐怕同样不会有什么效果,曾经用过的办法,对于它肯定不会再次有用。

    “你唯一能够仰仗的就只有‘混沌晶壁’,不过那个家伙只要飘散或者退缩,就用不着担心‘混沌晶壁’给予它伤害,毕竟‘混沌晶壁’是一种防御魔法,而并非用来进攻。”

    突然间,维克多停顿了一下,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朝着远处看了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继续说道:“看来那个家伙并不打算让你有任何伤害它的机会,它已经做出了最为极端、同样也是最为稳妥的对策,它已经将自己的身体飘散开去,现在卡敖奇王国东部的领土,大部分都被那个家伙的分身所笼罩。”

    听到维克多这样一说,恩莱科惊慌失措之下猛地跳了起来。

    “现在赶回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你又有什么办法对付那些飞散开来的烟云?”

    旁边的克丽丝,丝毫不为所动地冷冷说道:“你眼前这个家伙拥有看透未来的能力,他肯定知道结局会是这样,而此刻他既然不慌不忙,自然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对策。”

    “对,也不对,我确实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灾难,智慧之神恐怕同样也担心我会胡乱插手,因此事先并没有给予我这方面的预示。我也确实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够对付那个已经变得不可毁灭的家伙。

    “不过我确实知道将有一个绝好的消灭那个家伙的机会出现,机会只有一次,那个家伙肯定希望自己变得更为强大,而在某个地方,拥有着能够令它变得强大所需要的庞大能量。

    “为了驾驭这股庞大无比的能量,那个家伙必须集中所有的力量,同样这也意味着它必须将身体的所有部分收拢来,那便是唯一的机会。

    “而另一个我所知道的事情便是,能够令那个东西彻底毁灭的力量,早已经掌握在你——我最亲爱的徒弟身上。

    “运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搜索一下你曾经学习过的所有力量,不要来麻烦我,爱塔罗坦思卡特可没有多告诉我任何东西,而漫长的岁月,也已经令我的脑浆彻底干涸了。”

    维克多佣懒的说道,说完这一切,他迳自躺倒在地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好像他再也和这一切没有丝毫关系。

    听到维克多如此一说,恩莱科开始回忆起他曾经学习过的一切知识。

    从维克多这里学到的,只有冥想和几段咒语,显然这里面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而其后就是那恐怖的地狱一般的生活,在克丽丝身边的时候,他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其中大部分是有关魔法阵的知识,这些知识现在看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真正有用的知识,首先来自于那个邪恶魔物莫斯特,令恩莱科心动的是,其中大部分的魔法,显然对于那个不死的怪物都有非常巨大的作用。

    不过既然刚才维克多已经说过,“暗黑龙枪”和“混沌晶壁”将派不上什么用场,那么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所拥有的杀着已经失去了作用。

    恩莱科从来不曾认为,存在另外一种魔法会比“暗黑龙枪”和“混沌晶壁”更加有用,这两者一个无疑是任何东西都难以抵挡的矛,而另外一个则是最为强大坚厚的盾,恐怕除了它们自己,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硬碰硬对付得了它们。

    除了“暗黑龙枪”和“混沌晶壁”,恩莱科想像不出,莫斯特曾经教给他的其他东西,能够对付得了那个不死的怪物。

    唯一看上去有点用处的,恐怕就只有“灵魂之眼”,不过“灵魂之眼”并不能够用来发起进攻,能够看透灵魂印记。

    如果无法给予其致命的一击,同样没有任何用处。

    除了莫斯特教给他的东西之外,便只有他自己领悟到的那精神振荡的力量,恩莱科开始努力思考起来,他竭尽全力,想要从中找到能够对他有所帮助的东西。

    那个不死的怪物,同样也能够看作是某种精神振荡,也许能够从这方面找到破解的办法。

    正当恩莱科搜肠刮肚,拼命思索着的时候,突然问一股浓烟凭空冒了出来,当浓烟散去之后,那个邪恶的魔物猛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恩莱科还是第一次看到恢复全盛时候的样子的莫斯特,令他感到惊诧和疑惑的是,莫斯特看上去,竟然和绘画、雕塑之中经常能够看到的智慧之神爱塔罗坦思卡特的样子非常相似。

    如果硬要说他们两者有什么不同的话,恐怕就只有莫斯特看上去更瘦削一些。

    “你怎么回来了?难道你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力量?”躺在地上的维克多问道。

    “我只是觉得有好戏可以看,这毕竟这是我的灵魂契约人所要进行的最重要的一战,而他的对手看上去也有点份量,这样的好戏我当然不想错过。”那个邪恶的魔物理所当然地说道,他的话令恩莱科感到深深无奈。

    “为什么你们都认为只有这个家伙能够对付那个玩意儿?难道我就没有那个能力?”

    突然间,旁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从这声尖叫之中,恩莱科绝对能够清楚地听出,显然克丽丝因为自己被忽略而感到愤怒了。

    “你?你或许可以将那个东西装进异空间,不过你又怎么能够保证,将那个东西一点不剩地驱赶进去?只要留下一丝一毫它的分身,这个世界就将彻底毁灭。”那个邪恶魔物淡然说道。

    “如果您帮助我的话,您想要什么样的代价?”

    恩莱科直截了当地问道,对于这个邪恶的魔物,他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对付,不过这一次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之外,那个邪恶魔物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东西真正属于你所有,你的自由还是你的子孙?你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卖给了我,你奸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用来讨价还价。”那个邪恶的魔物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番话令恩莱科颇为失落,他仔细想想,自己确实已经没有剩下任何东西。

    “不过我倒是能够免费给予你一些启示,那便是你如果在一个劲地在精神振荡方面琢磨,恐怕这个地方都已经被吞噬了的时候,你也仍旧不会有任何收获。”那个邪恶魔物缓缓地说道。

    旁边那个不良中年魔法师突然问长叹了一声,他用着充满忧愁的语气,嘟囔着说道:“看起来,指望你实在有些危险,恐怕我将不可避免的,与我那位当年的老友重逢。”

    维克多的话令恩莱科越发烦乱起来,他用力地拉扯自己的头发,仿佛这样做能够令智慧从脑子里面喷涌出来一般。

    这一切都看在了克丽丝的眼里,突然间她的眼神一亮。

    “人之所以能够控制身体,是因为拥有着众多神经和脉络,那么那个东西又是依靠什么来指挥它的身体的呢?”克丽丝问道。

    维克多稍梢思索了一下,便已经知道克丽丝心中所想的计策,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想必精神力在这里取代了神经的作用。”维克多笑着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打断那东西的精神力来源的方式,令它无法控制它的身躯!”

    克丽丝兴奋地说道,随着她高兴的心情,刺耳的尖笑声,回荡在这窄小拥挤的房间里面。

    “切断精神力控制有什么用处吗?”恩莱科疑惑不解地问道。

    “我以有你这样愚钝的弟子为耻。”克丽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她轻而易举地令恩莱科感到无地自容。

    “你难道忘记了,你自己曾经提到过,当初在莱丁王国,如何让你的表哥彻底瘫在床上?

    “那个拥有冥神的力量的魔剑,被你用振荡的方式轻易击成碎片,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那把魔剑虽然非常强大,不过当它的一部分失去了力量,它便会连同那一部分一起毁灭。

    “而现在我们所烦恼的,那团云团所拥有的‘吞噬’的力量,和那把魔剑岂不是拥有着同样的道理?

    “我相信肯定有某种力量阻止它不至于吞噬它自己,只要将这种力量消除,那么它所订立的秩序将彻彻底底被执行,而首先遭到吞噬的肯定足它自己,因为实在没有比它自己更靠近它的东西了。”

    克丽丝的话令恩莱科恍然大悟,不过他立刻又皱起了眉头。

    “不停地互相吞噬或许会令那个东西无法行动,但是却根本不会令它消失。”恩莱科犹豫着说道。

    “你真是白痴,只要它不能够再动,你不就拥有足够的时间,用你的‘混沌晶壁’将那些东西全都吸收掉?”克丽丝不以为然地说道。

    “也许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我可以教这个笨家伙一种办法。

    “‘混沌晶壁’并非只能够加注于自己的身上,同样也可以将‘混沌晶壁’赋予另外一个人,只不过那个被赋予‘混沌晶壁’的家伙,将没有能力任意控制和操纵而已,“当年神魔大战的时候,我们就是用这种方法,将‘混沌晶壁’赋予人类军团,令他们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军团,直到讨厌的老家伙造就了一批圣灵战士,我们的胜利的势头才被遏制住。”

    莫斯特叹了口气说道,一想到当初的失败,他就有些忿忿不平。

    “那么是否能够用魔法阵或者其他什么办法,令‘混沌晶壁’永远附着在那个怪物身上?”克丽丝再一次问道。

    这一次,无论是维克多还是恩莱科,都已经明白了克丽丝的想法。

    这恶毒的计策,令两个人感到毛骨悚然,只有那个邪恶的魔物对此无比欣赏。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困难,将‘混沌晶壁’的力量直接印在生命印记之上,那么只要生命印记不曾消失,‘混沌晶壁’将永远发挥作用,当年我们将这当作是无比崇高的恩赐,给予我们所赞赏的人类士兵。”莫斯特眉飞色舞地说道。

    “呵呵呵——”

    一连串刺耳的尖笑声,再一次划破这座简陋的房屋所拥有的宁静,尖笑声甚至激起了阵阵灰尘,甚至连房梁都在瑟瑟发抖。

    “这实在是太好了,将‘混沌晶壁’印在那个东西的生命印记之上,这样一来,它将能够比它身体的其他部分,吞噬得更为有力和迅速,而吞噬来的东西,又会转化为纯粹的魔力,这又令它吞噬得更加起劲,吞噬、再吞噬、再再吞噬,这样无休止的吞噬,将一直持续到不再有任何东西能够被吞噬为止。

    “然后我就将它带回我的实验室,那里正好需要一个垃圾桶,以前我总是将那些没有地方扔的垃圾弄进异空间里面,现在就用不着那样麻烦了。”

    又是一串刺耳的尖笑声传来、这更令维克多和恩莱科感到毛骨悚然,他们两个绝对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克丽丝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羞耻感和对于尊严的关注,恐怕那个东西连做垃圾桶的资格都没有,它肯定会被派作另外一个用途。

    “不过,你是否想过,要将‘混沌晶壁’印在那东西的生命印记之中,就必须冒险靠近那个东西,而现在那东西,恐怕已经变得极为巨大,而生命印记肯定藏在最中央的地方。”

    那个邪恶的魔物无比欣赏地看着克丽丝,显然他对于这个家伙满意极了。

    正如莫斯特所欣赏的那样,克丽丝丝毫没有令他感到失望,只见她侧着头稍稍想了一会儿,立刻转过身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恩莱科。

    恩莱科被这位老师妻子看得毛骨悚然,不过他绝对可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在等待着他。

    “这并不困难,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那东西捕捉到手,你刚才不是提到当年爱塔罗坦思卡特是如何打败你的吗?‘泰尔波特’正是我所最为擅长的魔法之一,而‘泰尔波特’同样也能够施展在他人身上。”克丽丝丝毫不理那个邪恶的魔物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的面孔,说道。

    “恩莱科只要专心寻找生命印记就可以了,反正‘混沌晶壁’施展之后就用不着理睬,他只要一找到生命印记,我就让那些妖精们将他所看到的东西,印到我的脑子里面,然后我就施展‘泰尔波特’将他传送到那个东西旁边,根本用不着将那个东西的行动封锁住,用不着神圣魔法的帮助,同样可以将那个东西的生命印记捕获到手,然后一切事情就变得那样轻而易举。”

    等到克丽丝将一切说完,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的,就不只有那邪恶魔物一个了,恩莱科的脸色同样异常难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克丽丝眼里,就和“暗黑龙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一样。

    克丽丝居然打算将他像一根长矛、一支箭矢一般抛射出去,只要一想到这些,恩莱科便感到精神异常低落。

    唯一能够保持原来那轻松自如的模样的,就只有那个不良中年人,这个家伙显然就等着看自己徒弟演出的好戏。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吧,‘混沌晶壁’只能够防护住一侧的攻击,而我一旦进入那团烟云之中,四面八方都将被团团包围住。”恩莱科近乎于恳求一般说道。

    “放心好了,反正在云中之城,我还帮你保留着一副身体,即便你死了,仍旧能够立刻复活,而用不着等到一个月之后。”克丽丝理直气壮地说道:“同样你也用不着担心灵魂会被吞噬掉,那具身体之上,不是早已经布下了收转灵魂的魔法?”

    听到这番话,恩莱科只希望自己能够昏倒在地,这样至少能够令他躲过一劫,他已经死亡过一次,虽然因此而有幸见到自己的祖先,不过这仍旧不是一段令人感到有趣的记忆。

    “如果你们已经商量妥当,最好赶快行动,因为我已经感到,那个东西即将完成吞噬和融合的步骤,它将前往那能够给予它无比强大的力量的地方。”维克多突然间插嘴道,不过他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好戏。

    “既然有办法对付那个家伙了,这还有什么关系吗?”克丽丝不以为然地说道,不过与此同时,随着一声剌耳的尖叫声,“大地战车”被召唤了出来。

    在卡敖奇东部那片广阔无边的平原之上,一片优雅同时又气势恢宏的帐篷,建造在一个低缓的山坡之上,山坡的边缘甚至能够看到一些绿色,这对于深秋季节的卡敖奇来说并不容易,但是此刻山坡之上却盘踞着一团浓密的黑云。

    那翻卷着的巨大黑云仿佛在召唤着什么,只见远处天空之中不停地有同样巨大的黑色云团急速靠拢过来,它们显然全都不受自然法则的控制,风的吹拂对于它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这些巨大的黑色云团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其中最大的云团甚至长达数十公里,这些黑色的浓密的云团笼罩在天空之中,就仿佛世界的末日已经来临。

    即便蒙提塔草原风暴季节,雷云笼罩整个天空的时候,也没有此刻看上去那样阴森和压抑。

    厚厚的漆黑云层,彻底阻挡住了阳光的透入,甚至连四周透射进来的反光,都仿佛被这巨大的漆黑的云团吸收了一般。

    这个庞大无比的怪物不停地召唤着它新生的身躯,它对于吞噬无数生命所获得的力量感到满意。

    此刻的它,已经用不着再依靠那座巨大的魔法阵,以及被困在那座魔法阵里面的魔法师们的帮助,便能够控制住整个身躯。

    正因为如此,它开始考虑是否要将那些魔法师们一起吞掉,这稍梢令它犹豫了片刻,考虑到等一会儿吞噬那庞大的从大地深处聚集而来的能量的时候,也许那座巨大的魔法阵还有可能有些用处。

    它终于放弃了将那些俘虏吞噬掉的念头,反正那一点点生命能量,对于此刻的它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将所有的心思收转回来,它开始集中全力召唤它那散落在四周的身体,这些身体之中的大部分都听从它的指挥,只有一小部分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不过它此刻却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来控制住局面,只要指挥着那些听从命令的部分去吞噬掉那失去控制的躯体,便可以摆平一切。

    只不过这会令时间有所拖延,而它最不希望在此时此刻发生任何意外,对于此刻的它来说,唯一有可能出现的意外,便是头顶上方飘浮着的那两个人物。

    虽然它拥有着强悍无比的力量,虽然它拥有着不死不灭的身体,不过面对那两个家伙,它仍旧有些感到忐忑不安。

    因为在它还没有变成现在这种状态之前,无论是以前那个意识,还是另外一个叫做德雷刻丝的人物,都曾经好几次惨败在那两个人的手里。

    而当初令它的那两个前身好几次惨败的,还仅仅只是这两个人之中的一个,虽然此刻它感到自己的力量从来没有如此巨大过,同样因为力量的突然间增强,自信心也变强了许多,不过它仍旧不敢轻视这两个飘浮在头顶上的人。

    在它看来,那两个人应该能够称得上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的两个人,无论是当年它身为人类的时候所看到过的那些强者,还是那传说之中开创了整个魔法帝国的英.奥古斯特大帝,都显然无法和这两个人相提并论。

    更别说,一旦这两个人联手,它甚至无法想像其威力将会有多么恐怖,即便此时此刻它从那个叫德雷刻丝的部分继承来的记忆和意识之中,仍旧残存着当年在“精神风暴”的笼罩之下的那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深深的不安,随着时问的推移,在它的心底堆积得越来越多,它始终无从猜测,这两个人为什么仍旧没有发起进攻?

    难道这两个人正等待着它将身体的所有部分全都聚拢在一起?

    难道这两个人已经拥有了对付它的手段?

    那个新生的不死怪物,越来越感到担忧起来,不过它绝对不打算在还未曾获得强大到足以令它真正能够做到不死不灭之前,便妄然发起进攻。

    事实上,它甚至怀疑,即便它的力量远远超越过这两个人类,也未必能够给予他们致命的打击。

    对于这两个人所拥有的力量,它实在是再清楚不过,其中的一个拥有着能够反过来吞噬它的力量,这正是最令它感到恐惧的一件事情。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那种魔法好像只能够用来防御身体的某一侧,如果它的对手全身上下都能够被那种魔法所覆盖,那么它就根本用不着考虑对策,逃跑恐怕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途径。

    至于另外一个人,那个空间魔法就不是它所能够破解的,如果这两个人躲进那被撕开的空间之中,它将对于这两个人没有丝毫办法,而它又不敢进入那空间的缝隙,一旦空间的缝隙被关闭,它将永远失去身体的一部分。

    看着天空之中那两个静静等待着的人,它感到自己有必要开始做些准备,也许等到身体全都聚拢到一起,便是那两个人动手的时刻。

    正是因为这样,令它越发犹豫起来,也许应该现在便吸收那庞大无比的能量,虽然这样做有可能会令身躯失去控制,不过和那未知的危机比起来,也许这样的冒险有可能付出的代价要小得多。

    想到这里,那个巨大的黑云,突然问将原本笼罩在上空的厚密云团,全都召唤了下来,一时之间,这片广阔无际的平原之上,到处布满了那厚厚的黑云。

    这些不停蠕动着、翻卷着的黑色云团,看上去是那样的恐怖和诡异,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幅如此壮观的景象,十有**会感到毛骨悚然。

    不过此刻,飘浮在天空之中的那两个人,显然不在此行列之中,事实上,其中的一个已经跃跃欲试。

    “你最好开始进行准备,看样子,那东西已经等不及想要吸收地脉之中的能量了。”克丽丝兴奋地叫道。

    “但是它的身体还有一部分没有靠拢过来,如果我们现在就动手的话,万一其他部分飘散开来怎么办?”恩莱科无比忧虑地说道。

    “放心好了,你的‘混沌晶壁’不是能够吸收它们吗?”克丽丝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真的能够肯定,在云中之城上还留有一副我的身体?”

    恩莱科仍旧充满忧虑地问道,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事情:“你的实验室不是在那次突袭之中被炸毁了吗?”

    “当初为了救醒你的时候,我和安其丽多准备了几副你的身体,其中有一副原本并不打算让你看到,因此我将其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也正因为如此,那副身体才得以幸免遇难。

    “不过,即便那副身体无法使用,你也用不着担忧,我不是事先已经抽取了你的血液吗?重新造一副身体,又用不了多少时间。”克丽丝不以为然地说道。

    恩莱科知道,再争辩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反正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死”的打算,反正对于他这样拥有着永恒生命的人来说,拼命和牺牲已经算不得什么。

    想明白这些,恩莱科开始吟诵起莫斯特刚刚教给他的那段咒语。

    这段咒语和他以前学习的“混沌晶壁”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结尾的地方又增加了一段,正是这段咒文令“混沌晶壁”能够被刻印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印记之中。

    当年莫斯特之所以设想出这种能力,原本是为了当作赏赐,给予那些对魔族忠心耿耿的人类追随者。

    这原本是最好的护盾,但是此刻却被用来对付那个不死的,能够不停吞噬,并且壮大的怪物。

    和往常一样,一道微亮的符咒凭空出现在恩莱科的眼前,“混沌晶壁”将他的正前方完全笼罩住,此刻恩莱科的心情彻底平静了下来,他的眼睛里面,只有那个必须由他来对付的目标。

    也许当初在那座祭坛底下看到眼前这个东西的时候,命运已经安排他再一次面对这个曾经辉煌灿烂显赫一时的“大人物”。

    恩莱科突然间想起,当初他在灵魂匕首之中,和他的那位赫赫有名的祖先相遇时的情景。

    那位令人尊敬,同时又深深畏惧的冥皇,不正是眼前这个东西,当年费尽心机想要对付的人物吗?

    也许此刻他站在这里面对这个不死不灭的怪物,正是他宿命之中的职责。

    恩莱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再次吟诵起另外一个神秘的咒文,他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改变,天地间变得空荡荡的,只有身边有一道微亮的光芒在闪烁着,那是克丽丝所拥有的生命印记。

    除了克丽丝之外,只有很远的地方拥有那么一丝生命印记闪烁出来的亮光。除此之外,这广阔无垠的原野之上,丝毫看不到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

    被这个怪物吞噬掉的生灵,竟然连灵魂都无法保存,只要一想到这些,恩莱科便感到毛骨悚然,而更令他感到害怕的是,他马上就要去面对这个可怕的、能够吞噬一切的怪物。

    “我看到了,我看到那个家伙的生命印记了。”

    旁边的克丽丝突然间叫了起来,这令恩莱科立刻想起,此刻他的心灵通过那些妖精,已经和克丽丝直接连接在了一起。

    “我能够感觉到,它正在吸收地脉之中的能量。”克丽丝说道:“真是一种方便的力量,也许我应该和那个魔族商量一下,让他教我‘混沌晶壁’。”

    说完这些,还没有等到恩莱科做好准备,克丽丝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无数闪电突然间笼罩在了恩莱科身上,幸好这一次并非是为了给予他痛苦的折磨,那乱窜的闪电汇聚在一起,迅速结成了一个金色的光茧。

    对于恩莱科来说,他早已经习惯了遭受电击,因此“泰尔波特”的力量,只是令他感到浑身有些微微的麻痹而已。

    当他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问他感到背后仿佛碰到了滚烫的开水,那灼痛的感觉令他立刻回忆起自己的使命。

    而那个怪物显然同样微微一愣,它同样无从知晓,它最担忧的两个敌人之中的一个为什么会冒险进入它的领城。

    虽然“混沌晶壁”正在不停地“吞噬”着它的身体,不过这并非它所担心的攻击,因为它此刻地脉之中的庞大能量,正汹涌澎湃地朝着它涌来,被吞噬的那些部分和迅速增强的力量,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微微的发愣决定了一切,还没有等到那个不死的怪物反应过来,一道黯淡的光芒,突然间笼罩在了它的生命印记之上。

    那个不死的怪物猛然一惊,不过它立刻感觉到,它的力量猛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刚才那汹涌澎湃的能量是一道宽阔的江河的话,那么此刻它感到自己已经化作一片汪洋大海。

    这是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实在是好极了,此刻它只感到自己可以在瞬息之间吸收掉天地之间的所有能量,它甚至用不着担心庞大的能量会不受它的控制。

    如果说它如同江河,那个时候它最为担忧的便是江河决口,而此刻它已经化身大海,大海根本就用不着担心决口的危机。

    不过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这个不死的怪物根本无从得知,它只能够猜测它其中的一部分那个叫德雷刻丝的魔法师,曾经从眼前这个敌人那里,学习过他此刻所施展的魔法。

    那曾经是它最热切想要得到的力量,现在看来,这种力量确实对它有着无比的好处。

    当初它身为德雷刻丝的时候,怎么也无法真正学会这种神秘奥妙,令他垂涎欲滴的魔法,此刻也许是某种意外,令它从对手的攻击之中,获得了它梦寐以求的能力。

    那个不死不灭的怪物感到无比欣喜,随着力量如同爆炸一般地增强,它所拥有的吞噬万物的能力也增强了许多。

    对于这个曾经是它最为担忧的敌人,它从心底表示感激,而它所能够表现出来的感谢方式,便是将这个最大的敌人彻底吞噬。

    这个不死的怪物万分欣喜地看着自己的敌人在那里翻腾着逃窜着,但是却没有丝毫用处,他的四肢和身躯开始渐渐散发出黑色的烟雾,而这正是即将被吞噬的前兆。

    突然问,一阵剧烈的爆炸,将它的身体震散开一道缝隙,四周到处是血雾和散碎的肉片,对于这种牺牲生命进行同归于尽的攻击的魔法,它自然知道得非常清楚,不过它无从得知,为什么它的敌人居然会采用这样的手法。

    稍稍转了转念头,它突然间想起,当初那个家伙被灵魂匕首刺中,并且连同身体一起化为灰烬,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令他死亡。

    也许那个家伙同样拥有了不死不灭的躯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倒是能够理解。

    不过它并不害怕敌人会卷上重来,此刻它对于自己的强大感到非常满意。

    这个不死不灭的怪物,正无比欣慰地欣赏着自己刚刚获得的力量——它那已经彻底变得完美无缺的吞噬的能力。

    它不停地吞噬、融合著大地,此刻更多的身躯,对于它来说已经没有丝毫意义,它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么强大,要知道这是它整整花费了六个世界,才最终完成的辉煌成就。

    看着那迅速被吞噬的大地,看着那在片刻之间已经消融了数十里的原野,这就像是一只蜡烛被一座火炉焚烧一般。

    它非常满意,此刻吞噬的力量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威力。

    它感到无比得意,它甚至想要仰天长啸,只可惜此刻它已经没有了**。

    正当这个不死的怪物感到洋洋得意的时候,它突然间感到吞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这令它感到疑惑不解,因为它的力量仍旧强大无比。

    将注意力转回自己的身上,这个不死不灭的怪物突然间发现,原来在它的身体不停地吞噬着大地和四周的一切的时候,它同样也在吞噬着它自己的身体!

    正是那些被它吞噬掉的身体所转化成的庞大能量,令它拥有那强大无比、不可战胜的感觉。

    几乎在一瞬之间,它立刻清醒了过来,它在瞬息之间便计算出,这样的吞噬继续下去,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恐怕到时候,它除了生命印记之外,将不再拥有任何躯体,没有了身体,再强大的力量也无从施展,这令它感到彻底恐慌。

    它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任何尝试都丝毫没有用处。

    它绝望地发现,它替自己所制订的这个规则,此刻同样也适用于它自己。

    吞噬,吞噬万物,此刻同样也在吞噬它自己。

    那个不死不灭的怪物不停地翻滚着,它竭力想要挣脱这个它自己选择的规则,只可惜,当它最初选择了这个规则的时候,它已经无法摆脱规则的束缚。

    在绝望和无奈之中,这个不死不灭的怪物,只想在变成一个光秃秃的生命印记之前,能够杀死尽可能多的人。

    然而,在它的附近,正好有这样一个令它痛恨无比的人存在。

    但是当它带着那剩下来、却仍旧在不停地消失的身体冲上天空的时候,它所看到的是一个黑色圆球——一道被撕裂的空间裂缝,一个异空间的避难所。

    此时此刻,这个不死不灭的怪物开始感到彻底绝望了,因为它的身体已经被吞噬的所剩无几,但是它吞噬的速度却反而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