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新年快乐!

幽幽梦思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四百零八章新年快乐!

    岁入隆冬,农历大年三十。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张进‘咔嚓’一下,将手中的红绸带剪断。几乎同时,在他身旁的陈言志也剪断了红绸带,紧接着其他人相继剪断带子。

    红绸带飘落的瞬间,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以及白石村村民们的欢呼声。

    历时三个月,白石村希望小学终于顺利完工了。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张进和村里的长者们决定选在大年三十进行开幕仪式。

    为了让场面更加隆重一些,张进特地将陈言志也请了过来。

    做为美山镇的一把手,陈言志的出现让这场剪彩仪式无疑隆重了许多。

    当然,这是以私人名义出席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排场。

    不过由于是大年三十了,外出务工的村民们都相继回家,所以整个希望小学的操场愣是被村民们给占满了,放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拥挤!

    随着剪彩结束,接下来便是一番没有营养的讲话,都是一些鼓励孩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话语,同时还有给大家新年的祝福语。

    期间,村民们反响最热烈的当属张进讲话致辞的时候。

    那鼎沸的人气,那震耳的欢呼声,俨然就是疯狂粉丝看到自己所崇拜的偶像一般。

    就连陈言志的风头也被彻底盖过了,好在他是以私人名义出席,下属什么的都不在场,不然他这美山镇一把手的颜面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这也不怪村民如此热情,他们离家务工的时候大多是正月出。

    那个时候的白石村还只是一个偏僻山村,年尾归来时白石村却焕然一新了。

    不单单铺好了水泥公路,还开起了工厂,办起了合作社,盖起了种植大棚,最重要的是连小学都建好了,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张进的功劳。

    张进对白石村的贡献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除了这些看得见的变化,最让村民们激动的是那些看不见的,比如就业岗位!

    要不是不得已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千里迢迢跑到大城市去打工呢!

    现如今张进在村里办起了工厂、合作社、种植大棚等等,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而且通过那些最先收益的村民,很多在外务工的村民发现,自己在外面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还没人家两三个月挣的钱多呢!

    对比之后,许多外出的村民已经决定新的一年留在村里不出去了,对于那些空巢老人、留守儿童而言,堪称是天大的好消息。

    这让本就感激张进的村民们,更加疯狂的崇敬他,达到空前的高度。

    只不过对于这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善举,张进心里却不觉得全是自己的功劳。

    在他看来,自己和村民之间是互助互惠的。

    任何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劳动力,没有村民的劳动力,张进旗下的工厂便无法正常运转,尽管他可以从外界雇佣,但在成本上无疑会多出不少开销。

    再说了,就算成本比外界低他也不会这么做。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

    希望小学落成,做为白石村一等一的大喜事,自然没那么快结束。

    为了庆祝学校的完工,以及奖励村民们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支持和劳动付出,张进特地给村民们准备了一个自助餐年终庆祝宴会。

    当然了,所有开销自然是张进这位大土豪承担了。

    尽管没有去核算自己的所有资产,但如今张进身家过亿肯定是妥妥的。

    在操场的左手边,整整三大长排制作好的美食已经陈列整齐,而在右手边则是一张张崭新的课桌椅,暂时充当村民们的餐桌。

    现场并没有出现嘈杂、混乱的情况,所有村民都有条不絮的排队等候。

    如果换成别的地方,或者换一个举办人,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情景,但这里是白石村的希望小学,举办人是张进,所以众多村民都十分自觉的遵守现场的纪律。

    这井然有序的一幕,也让陈言志对张进在村里的影响力深深的感到自叹不如。

    而此时,希望小学教学楼的二楼走廊。

    张进和陈言志倚靠着栏杆,俯瞰底下气氛热烈的操场。

    “张进,有时候我都不得不佩服你。”陈言志发自肺腑的感叹道。

    “呵呵!叔叔,你也可以的。”张进讪笑道。

    “我可做不到!”陈言志摇了摇头,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缓道:“前天晚上,杨市长亲自打电话给我,问了我一些关于你的情况。”

    听到这话,张进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稍微绷紧了心弦。

    市长,又是姓杨的,除了杨美熙她爸,张进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人选了。

    杨美熙和林伊儿这两位美人儿,三天前便已经回家去了。

    走之前自然是少不了跟张进聚餐一顿,当时俩人看着他那炽热的眼神,张进差点以为她们想把自己绑了一块带走呢!

    而张进也料想到了,杨美熙回家之后肯定会受到父母盘问的。

    毕竟能够逼迫红色贵族子弟低头认输,这背后代表的能量可不一般,自然得问清楚。

    张进牵起嘴角,尴尬的笑道:“那您是怎么回答的?”

    陈言志瞥了他一眼,淡道:“你觉得我会怎么回答,谁让我的宝贝女儿被你迷得不可救药了呢!哼!私人感情方面我没说,就提了一些事业方面的。”

    “……”张进无奈的挠了挠鼻梁。

    这未来的岳父大人心里果然还是很在意呀!

    虽然陈言志默认了张进不只有一个女人这件事,但并不代表他能坦然接受。

    开始的一段时间可没少给张进脸色看,若不是陈倩以死相逼,陈言志都恨不得把女儿给关起来,不让她继续跟张进来往了呢!

    正当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时,从另外一边走来一名身材窈窕、打扮时尚的美女。

    她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陈倩本人。

    在张进的滋润和调养下,本就姿色不俗的陈倩越发的美丽动人。

    “爸!进哥!”陈言志脚步轻快的来到俩人身旁。

    张进和陈言志异口同声的回应了一下。

    陈倩扫了他们一眼,好奇的问道:“怎么了?你们俩感觉怪怪的?”

    闻言,张进俩人对视了一眼。

    “有吗?没有呀!你想多了!”张进讪笑道。

    “哼!”陈倩白了他一眼,随即朝自己父亲期盼的说道:“爸,张叔叔想邀请我们今晚留下来一起跨年,你觉得怎么样?”

    “这……”陈言志不禁有些犹豫。

    这时张进接过话头,高兴道:“这主意好呀!”

    说完他朝陈言志笑道:“叔叔,今晚就留下来一起跨年吧!过年人多一点气氛才热闹,回去那边就你跟小倩两个人,多冷清呀!留下来吧!”

    陈言志看了看满脸期盼的女儿,心里暗叹了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罢了,就算我不留下来,倩倩也不会跟我回去的,行吧!”

    “欧耶,太好了!”陈倩高兴的握了一下粉拳,随即搂着父亲的胳膊,嬉笑道:“我就知道爸你最疼我了,谢谢老爸!”

    “唉!孩大不由父了,我有什么办法呢!”

    “呵呵……”

    陪着陈言志父女待了一会儿,随后俩人回家梳洗休息,晚上再过来跨年。

    俩人前脚刚走,正当张进准备走开一下,这时一道柔媚的声音传来,只见身穿一袭淡紫色职业套装短裙的妩媚美少妇映入了他的眼帘。

    “你难道就不担心玉莲会吃醋吗!”

    “嘿嘿,玉莲我不担心,倒是你这骚蹄子怕是吃醋了吧!”

    “哼!是又怎么样,不行呀!”

    没错,这位身材凹凸有致,性感妩媚的美少妇赫然正是马兰珠。

    如果说陈倩像盛放艳丽的玫瑰花,那马兰珠就像是成熟美艳、粉嫩欲滴的桃花了,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风情和柔媚,犹如熟透了的水蜜桃。

    做为张进第一个女人,各种好处就不用多说了,那本就性感撩人、凹凸有致的身材,如今更是曲线玲珑、引人犯罪,再加上不俗的样貌,堪称祸水啊!

    每一次看到马兰珠那风情万种的身姿,张进都忍不住心底一阵小冲动。

    不光是他,那些外出回归看到马兰珠的男村民反应更是强烈,一个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跟没见过世面的楞头青似的。

    在村民返乡热潮的头一天,便有一个不开眼的村民想占她的便宜。

    结果……呵呵,可想而知!

    马兰珠和村里的妇孺跟着梁玉诗学的那些防狼套路,虽然不是高深武学,但对付一两个想耍流氓的土鳖傻帽,那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那名村民被马兰珠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成了村里的笑柄。

    而那天之后,其他男村民都收起了坏心思。

    马兰珠扭着丰腴的翘臀来到张进的身边,媚眼如丝的白了他一眼,小小的电了他一下,充满了浓浓的魅惑味道。

    “这个骚蹄子,真是越来越会勾引人了。”

    张进暗地里磨了磨牙根,大手悄然爬上了一座丰翘的臀峰。

    “啪!”马兰珠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那只咸猪手,娇声道:“你作死呀!下面那么多人,不怕被其他人看到吗!小心你的光辉形象毁了。”

    张进促狭道:“这次的宴会幸苦你了,看你忙里忙外的,累坏了吧!待会过去诊所,我帮你全身按摩按摩,保证让你通体舒畅,欲仙欲死。”

    “你这坏家伙,想什么坏主意呢!”马兰珠心头炙热了几分,随即娇嗔道。

    “嘿嘿!”张进坏笑了两声,随即诚恳的感谢道:“这次宴会多亏有你在张罗,布置得井井有条,要不然我肯定手忙脚乱的。”

    张进突然这么认真,反而搞的马兰珠有些不好意思了。

    “瞧你这说的,人家不帮你帮谁啊!”

    “呵呵,也是!上了我的贼船,可就一辈子是我的人了。”张进得意的笑道。

    “哼!遇到你这小坏蛋,姐姐我也只好认了。好了,不跟你闲聊,玉莲妹妹让我来找你,梁小姐准备离开了,赶紧去送送人家大小姐吧!”

    说完马兰珠也不等张进挽留,转身朝楼梯方向走去。

    张进望着对方那惹火的背影,笑道:“待会记得过来诊所哟!”

    “去找你的玉莲妹妹吧!姐姐今天没空!”

    “哈哈……”

    十分钟后,张进来到村口的诊所。

    远远的他便看到了两道美丽动人的窈窕倩影。

    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刘玉莲和梁玉诗!

    在寒冷冬季的暖阳光辉下,两位美女犹如画中仙女般清新脱俗,美丽出尘,特别是气质样貌身材俱佳的刘玉莲,更是如同一朵绽放的雪莲花,冰肌玉骨,完美无瑕!

    当然,梁玉诗也同样美丽,宛如一朵樱花般亭亭玉立,楚楚动人。

    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张进的视线自然是聚焦在自己的女人身上多一点。

    除了二美,在场还有一位劳动力,那便是梁宽了。

    此时只见他正在将大包小包的行李塞进车尾箱,其中很多都是乡村特产,尤其是张进的山泉鱼、翡翠莲这种很难买到美食、珍品。

    “张大哥!”见到张进出现,刘玉莲叫唤了一声。

    张进打了声招呼,来到俩位美女身前。

    “要出发啦!”张进淡笑道。

    “是呀!”梁玉诗应道,随即扫了张进身后的白石村一眼,叹道:“哎呀!突然有点不舍得离开了怎么办!真想一直住在这里不走了。”

    “呵呵!”张进轻笑了起来,调侃道:“你又不是以后都不回来了,等过完年,什么时候想回来都行,反正我们村子没长脚跑不了。”

    被张进这一调侃,本来有些离别伤感的二美不禁笑了起来。

    她们这一笑,顿时让本就明媚的暖阳为之一亮,

    “小姐,时间不早了,该出发了!”梁宽走了过来,提醒了他们一下。

    “好吧!”梁玉诗耸了耸肩膀,然后伸手大力的拥抱了下刘玉莲,随即朝张进说道:“张进,我哥托我给你带句话:梁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收到了,替我谢谢你哥!”张进微笑道。

    随后双方又是寒暄了几句,互道珍重后,梁宽发动车子缓缓的驶出了村头。

    就在这时,梁玉诗突然从车里探出脑袋,朝刘玉莲大声的喊道。“玉莲,千万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要把握机会,知道吗!”

    带着一阵尾音,车子载着梁玉诗快速的离去,最后消失不见。

    “她跟你说了什么?什么把握机会?”张进疑问道。

    刘玉莲俏脸粉红,显得十分娇羞可人,遮掩道:“这个是秘密,不告诉你!”

    哟呵!这么神秘,还不告诉我!

    张进微微挑起了眉头,越是这样他越是感到好奇。

    “不说是吧!看来我得家法伺候才行了!”

    说完未等刘玉莲反应过来,只见张进弯腰大手一抄,轻松的将美人横抱而起,然后带着一脸的坏笑,径直走向自己的诊所。

    “啊!不要,放我下来!”刘玉莲娇羞叫唤出声。

    “哈哈,已经晚了!”

    以下和谐省略,请自行YY脑补两万字……

    ……

    时间飞逝,眨眼间便到了深夜!

    由于在山区信号不好,电视收到的节目少,而且视觉效果差,所以往年的大年三十,白石村的乡亲父老都是待在家里。

    要么一家围着火炕聊聊家常,要么早早的进被窝睡觉,然而今年不一样了。

    为了让村民们过一个欢喜新年,张进特地叫人架设了一个卫星接收设备,并拉起了幕布,通过投影设备将影像投射到巨大的幕布上。

    所有村民三五成群的,自带桌椅坐在幕布前方,欢声笑语的观看央视春晚。

    而做为这一切的幕后功臣,张进怎么可以缺席呢!

    张进一家子和刘玉莲祖孙俩,以及陈倩父女同坐在一张大圆桌,张进坐在刘玉莲、陈倩俩人中间。而隔壁桌正好就是马兰珠一家,同时马兰珠的位置贴着张进。

    从上方俯瞰的话,张进恰好被三美环绕在中间。

    很显然,这个座位是经过特意安排的。

    只是在其乐融融的欢快气氛下,并没有人注意这个小细节。

    “十、九、八、七、六、五、四……”

    伴随着春晚主持人的倒数,白石村的众多村民们也跟着一起高声呐喊。

    在整齐划一的倒数声下,当最后的‘一’落下时,一声巨大‘嘭’响陡然炸响,紧接着绚丽的烟花在离操场不远处的高空绽放。

    所有村民忍不住站了起来,抬头仰望夜空!

    第一朵烟花还未消逝,接二连三的爆响,只见一朵朵美轮美奂、绚丽多彩的烟花照亮了白石村村民们的笑脸。

    在那一双双被映亮的眼眸中,有一种情感正在冉冉升起,它的名字叫……希望!

    “哇哇……好漂亮呀!”

    “喔……喔……”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

    仰望着炫丽的烟花,张进双手伸出,轻轻的将刘玉莲、陈倩揽入怀里。

    二美没有抗拒,温柔的倚着男人的肩膀。

    当她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时,俩人不由得露出幸福的会心一笑,然后继续观看烟花。而在没人注意到的底下,张进搂着刘玉莲的右手,还偷偷牵着一只柔荑。

    感受着紧握自己的温暖手掌,马兰珠内心充满了安宁和满足。

    张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心里充满喜悦,默默的发出最真挚的祝福和祈祷。

    “祝福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新年快乐!”

    与此同时,远在羊城、祁城、南县等地方,梁玉诗、杨美熙等人仰望夜空,心里同样发出祝愿,并相互发送祝福短信。

    而在羊城的梁家大宅之中,梁玉龙却是一个人待在书房,静静的看着桌面上的锦盒。

    只见在盒子中,一枚绿莹莹宛若祖母绿翡翠的晶体璀璨夺目。

    不是别的,赫然正是张进最新的成果——木之结晶!

    “呵!这还真是一份大礼呀!”

    ……难舍的结尾……

    过年啦!过年啦!新年快乐!

    我在这里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财运亨通,幸福美满!

    大家都知道,由于被那个叫司南的小人编辑报复,《乡村小医师》被强行下架了,所以读者们在网站看不到,我也没办法继续更新。

    今天后台更新的这些,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到,但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这几天我抽空写了一个不算结尾的结尾。

    2016年里,虽然有遗憾也有磨难,但是都将过去,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里,祝愿所有读者能够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美美满满。

    最后再道一声:恭喜发财!新年快乐!